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
主题 : 从一千零一夜开始的中世纪⊙十割狂魔⊙至第917章
级别: 正式会员

UID: 1326520
精华: 0
发帖: 77
金幣: 19962 個
威望: 76 點
貢獻值: 14 點
米粒: 0 個
在线时间: 55(时)
注册时间: 2020-05-18
楼主  发表于: 08-03

从一千零一夜开始的中世纪⊙十割狂魔⊙至第917章

【内容简介】
穿越到了中世纪,唐人后裔阿里巴巴本想依靠自己的化学知识,小富即安,成为“宁静的中产阶级”。
奈何他却在运货途中,被四十女大盗集团虏获,并无意中获得了十圣剑之“脊柱剑”--佐勒菲卡尔的认主,从此被迫卷入一系列风波之中。
东方的大唐、北方的拜占庭,西方的埃及,还有法兰克那位具有传奇色彩的查理曼大帝和他的十二勇士,都将与阿里巴巴产生交集。
所幸,自己还有好兄弟“神灯”阿拉丁和纵横七海的辛巴达。
以及...呃...神秘的后宫集团。



第一夜 阿里巴巴与四十女大盗
  阿里巴巴现在很慌。
  你问他慌什么?
  废话!刀都架到脖子上了,他能不慌吗?
  就在十几分钟之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袭击席卷了阿里巴巴所在的商队。
  黑暗中不断闪起的刀光,以及伴随着血腥气、不断洒落地面的血影,还有擦着阿里巴巴头皮上嗖嗖在飞的弩弹…这一切让只有十六岁的阿里巴巴完全不知所措,只得从骆驼的背上翻下来,采取了抱头蹲防的标准策略,以避免自己被流弹所击中。
  “救命啊~~四十大盗来了!”
  同行的商人们此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几乎每个人都在惊慌地四散奔逃。
  他们嘴里不停地喊着、叫着,牵着自己的马匹和马背上的货物,想要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但这都无济于事,事到临头才开始的本能逃跑,并不能让他们免于死神的召唤。
  夜幕中,十几道黑色的人形轮廓慢慢的从空气中浮现出来。
  这些人骑着雄骏异常的战马,将试图顽抗的商队佣兵,以及四散奔逃的商人们一个个地砍翻在地上。
  阿里巴巴此时脑子中唯一想到的,就是以他所记得的最标准的投降姿势,老老实实地蹲在了自己的毛驴旁边,一动不动:
  为什么会这样呢?
  难道按照标准流程,不应该是自己某天突然偷窥到四十大盗隐藏的宝洞,偷取财宝、奔向小康,接着靠女奴把大盗一锅端,最终霸占所有财富,走上人生巅峰吗?这剧本为什么有些不一样?!
  当周围终于沉寂下来,连躺在地上、不断在哀嚎的人也被从喉咙上补了一刀之后,大盗们终于还是注意到了蹲在角落里,怂得一逼的阿里巴巴,然后围了上来。
  阿里巴巴此时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口—他双臂弯曲,手举在头的两侧,手心向外冲着对方,以示自己手中没有任何武器;同时他蹲在地上的双腿也是大开,屁股几乎要贴到了地上。以这样的姿势蹲着,不管是谁,想要快速起身也是非常困难的事。
  显然,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对这个姿势理解错误—爸爸,我投降了!
  要不是去参观曹县战争纪念馆时,阿里巴巴从照片上投降的美国大兵那里学到了这个标准投降姿势的话,阿里巴巴觉得他现在一定已经被人砍了。
  只是,这个投降姿势一定很好笑吧?
  啊,果然呢,这群大盗的头领已经笑出来了!
  “哈哈哈~~看啊,这里还落下了一个!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软骨头的人!喂,你丢在身旁的短刀难道是摆设吗?就不试着挣扎一下?”
  这位首领声音虽然略有些沙哑,但依然透出了一种令人骨头酥软的柔音。
  显然,这是一位女性。
  阿里巴巴大着胆子,稍稍抬起了头。
  不同于中东地区的女性,来人并没有佩戴任何面纱,甚至连身上的衣物也颇为轻便,甚至许多需要活动的部分都裸露在外。略为黝黑的皮肤丝毫无损于她的风韵,反而是搭配着她腹部的马甲线、结实的小蛮腰、线条刚硬的小臂、挺翘的臀部和弹性十足的双腿一起,营造出了一个活力十足、充满野性美的女性形象。
  常言道,月下看美人,犹胜白日十倍。
  如果不是她右手手上那把沾着血的弯刀,以及左边刚刚挂在马上的那把刚刚卸掉弩弹的十字弓,并且两人相遇的地点是在城中的话,阿里巴巴大概早就上前去问对方家庭地址了。
  “我以为只要我不抵御,便不会死亡,至少现在不会。”阿里巴巴发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发颤。
  该怂的时候就要怂呀!无谓的抵抗只会让自己凉得更快。
  他的回答引起了首领身后大盗们的一阵阵轻笑。
  “放心吧,小白脸!既然姐姐没有马上砍了你,说不定就能饶了你的性命—前提是你得能让大家都‘满意’,懂了吗?”
  看到大局已定,大盗们也放下了所有戒备,变得有些肆无忌惮起来。
  哦,原来这些大盗,居然都是女性啊!
  卧槽,传说中的四十大盗,莫非都是女性?
  阿里巴巴扫了一圈—果然都是女人。只是她们有的戴着面纱,有些没有戴,而皮肤的颜色却是五颜六色,既有黝黑如同墨玉的,也有健康的小麦色肌肤。每个女人手中或者握着精巧的***,或者提着一把血淋淋的弯刀,以示它们的主人绝非什么弱不禁风的大家闺秀。
  而女盗匪首领手中提着的武器,并非更适合于马上劈砍的弯刀,而是一把看上去造型古朴无华,但却锋利异常的直刃剑。
  “小声点,扎丽!我还要问话呢!”女首领不满地对着插科打诨的手下喊道。
  大概是注意到了阿里巴巴停留在她身上的目光,一声冷哼之后,大盗首领将她手中那把造型优美的直刃架在了阿里巴巴的脖子上:
  阿里巴巴可以发誓,如果这把叠打出了云纹的直刃放在他所熟知的那个世界和年代,那些不差钱的中东土豪们绝对会花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石油美元将这把剑买下。
  话说,中东这里人应该都喜欢用弯刀吧?为什么她用的是直刃?而且这上面的花纹…好像是天梯纹啊,难道用的是早已失传的古典合金钢—乌兹钢?
  啊,不对,我怎么又开小差了…明明自己现在还是身处险境来着。
  对方显然也是注意到了阿里巴巴的走神—女首领冷哼一声,然后控制着手中的直刃往内一收,锋刃顺着阿里巴巴的脖子划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既然你想避免死亡,那就老老实实地对我说实话,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现在我问,你答!你就是这批货的货主吧?”她指着阿里巴巴身后的三头毛驴和七八头骆驼说道。
  “是的,我就是这批货的货主。”阿里巴巴苦涩地回答:“当然,现在这批货是属于您的了!”
  “你倒是很识时务!”大盗的首领大概是觉得大局已定,眼前的这个人也毫无威胁,声调中也带上了一丝慵懒:“留三个人和我在这里,其余人去查看下我们的收获,禁止私藏!摩尔佳娜,去看看眼前这个人的货物是什么?”
  众女大盗们齐齐答应一声,然后四散而去。
  首领的身后,一个个子不高,但却显得非常灵巧的小丫头离队而出,来到了阿里巴巴的身后—在那里,阿里巴巴的毛驴早已瑟瑟发抖地趴在了地上,而那些骆驼也挤成了一团,显然刚才的杀戮让它们也吓破了胆。
  这个叫摩尔佳娜的小丫头麻利地用匕首划开了毛驴身上的一个皮袋,皮袋的缺口处顿时流出了白花花的粉末。
  小丫头伸出手指蘸了蘸那些粉末,然后放入嘴中一舔,立刻分辨了出来。
  “姐姐!是盐!而且是上好的细盐!”
  “哦~”大盗集团发生了一丝骚动—那是女人们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欣喜的感叹。
  盐可是好东西,人只要一段时间不吃盐,身体就会变得虚弱无力。而且不管是疗伤还是治病,盐都是不可或缺的宝贵材料。在很多内陆地域,盐甚至可以直接当作货币使用,比金银都要好使。特别是在西非,盐的价值甚至相当于等重的黄金。
  对于常年活跃在巴士拉和库法周边、以伊朗高原为活动中心的四十大盗集团来说,她们的食物和战马都能设法自给,但得到食盐的来源却非常有限。而派探子入城一次性购买过多的话,无疑会让人起疑。
  可以想见,这次得到了这么一大批盐后,她们有一阵子不用发愁盐的问题了,而且甚至还可以通过她们的渠道转卖出去一批。
  “这些全是盐吗?”女首领环视一周,发现阿里巴巴随行的驴、骆驼身上的皮袋,每匹的身上都足足有四五多个之多。
  “不,后面面那几匹骆驼身上的,是一些…清洁头发、胡须用的黏土。”阿里巴巴这次是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的。
  不过反正我又没有撒谎,他心想。
  这种黏土确实是中东人常用来清洗毛发的常用物之一,在这个年代,尚未出现基佬们最喜欢的肥皂,而可以用来清洁的皂角也只在中国地区才有,尚未外传。
  所以,中东地区人用的最多的清洁用品,是骆驼尿哦!
  至于这些黏土的真正用途,阿里巴巴并不打算如实汇报。反正就算说了,文艺复兴时期之前的这些“野蛮人”也是不可能理解的。
  “这样…”首领有些失望—相对于宝贵的盐来说,这种常见的黏土几乎可以说是一文不值。
  至于阿里巴巴的犹豫,她也可以理解—中世纪时,很多盐贩子都会将盐场晒好的粗盐进行加工,做成一个又一个方便运输的“盐塔”后再进行出售。很多奸商会在做盐塔时混上一些泥土、沙土、黏土之类,不仅仅是方便盐砖成型,还可以以次充好、欺骗客户。
  首领伸出手,从摩尔加娜那里捻起了一撮细盐,仔细观察了起来。
  作为阿拉伯世界最大的港口城市,巴士拉周围的滩涂上建有许多盐场,那些拥有盐场的权贵们会购买黑奴来收集盐晶和盐卤。所以在这条路上多出阿里巴巴这一个盐贩子来,倒也不是很意外,只是阿里巴巴的这盐…
  即使是在昏暗的火光之下,她也可以发觉到,这盐也实在是太细、太白了一些。
  她伸出自己的舌头,用舌尖在盐上舔了一口,顿时一股纯粹的咸味充斥了她的口腔之中。
  没错,就是纯粹的咸,既没有粗盐中常遇的那种苦涩,也没有矿盐中各种颜色的杂质所带来的异味。现代人所熟知的这种咸味,放在中世纪时期无疑是一种奢侈。除了咸味之外,只有淡淡的一股海的鲜味为阿里巴巴的这种盐增添了一丝色彩。
  毫无疑问,这是上好的盐,即使是自己在北非的娘家人所建立的盐场,也没法做出这样的好盐。
  首领眯起了眼睛,架在阿里巴巴脖子上的弯刀也稍稍放松了一些。
  “你的盐虽然好,但数量未免太少了,你就打算拿这点盐去卖吗?”女首领的语气稍稍放缓了一些,显然是有了些想法:“你真的是盐贩子吗?”
  “不不不!我怎么会是盐贩子?我可是一名—炼金术士!”阿里巴巴挺起胸膛,自豪地答道。
  阿里巴巴的回答在四十大盗中间引起了一阵骚动。
  “炼金…术士?”女首领的脸色多少有了些变化。
  “没错,我是一名炼金术士,你们看到的盐和黏土,都是我众多产品的一种!”阿里巴巴解释道。
  “你说这个就是你的成果?”女首领不相信地拈起了一小撮食盐:“好吧,虽然你的盐确实是我见过的盐中最好的,但那终归也只是盐而已!”
  “当然不是普通的盐!好吧,说来你们可能不信,但我愿意以圣的名义发誓,只要做饭时用我做出来的盐,不管是信民还是异教徒,都不会再得上那种该受恶魔诅咒的大脖子病!”阿里巴巴信誓旦旦地说道。
  “真的吗?”女首领颇有一些意动。
  “当然!”阿里巴巴理直气壮--作为一个现代人,盐里要加碘简直就是常识,至于碘的原料—拜托,海藻里有什么东西你不知道吗?
  “对了,”说到这里,阿里巴巴又补充了一句:“你们如果有人去过库法买药,你就应该听说过唐人街的‘阿里大药房’,那个就是我开的铺子!”
  虽然很想要发财,但阿里巴巴很清楚,直接大批贩卖精制食盐无疑是自寻死路—要知道,中世纪时代不管是大唐还是中东、欧洲,贩盐都是暴利行业。中国从春秋时期开始就将盐铁进行官营,而汉代更是直接由管家垄断销售。
  西方也一样,不知道有多少只权贵的眼睛都在盯着卖盐这条路子,一个外乡人想要插手食盐买卖,这些权贵绝对会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所以阿里巴巴只得以“药用”的名义来少量出售这些东西,搭配着其它药物一起卖。
  “嘶~~”闻听此言,盗贼集团的女人们也发出了惊叹声。
  女首领现在多少可以理解阿里巴巴的意思了—如果是这种宝贵的盐的话,那么它确实值得商人为之疯狂。毕竟饱受大脖子病困扰的内陆居民也不是一个两个,哪怕是有钱人也是如此。
  所谓的山贼、盗匪,并非与世隔绝的一批人,他们也需要药品、食盐、武器装备等这些他们自己所不能自产的东西。而当他们劫掠了商人们的货物之后,也需要找渠道进行销赃,把它们变成硬通货。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看上去似乎非常软骨头的样子…
  “听着,软骨头!”女首领用命令的口气对阿里巴巴说道:“我要蒙上你的眼睛,带你去见我们的导师!只要你乖乖听命,从此以后,你的盐和药品便又多了一个客户!我们可以在市价的基础上,再加两成价格来购买你的盐!”
  她的话语中充满了自信,显然她并不认为眼前的这个软弱的商人…不,炼金术士会拒绝她。
  阿里巴巴稍稍松了一口气—虽然还没有自由,但他知道自己的命总算是保住了。
  -------------
  (③42967465)
  p.S.大家好!我是已完本三本书的新人写手十割!
  来都来了,收藏一下再走嘛!有推荐、刀片的都丢过来吧!我绝不可能当鸽子的!
  考验一个作者人品的时候,不是看蹭热度高订的作品他能不能爆更,而是看数据惨淡的作品能不能坚持完本,我曾经做到过,我未来也会做到,敬请期待!


第二夜 脊柱剑—佐勒菲卡尔
  确信保住了自己的命后,阿里巴巴开始环视周围—除了他之外,其余的商人们无一生还。
  “等等!”阿里巴巴突然恳求道:“如果你们要带我走,我自然无力反抗。但是在走之前,你们能不能让我将我原本的同伴们埋起来,并且做个标记?以方便日后我回去时,可以通知他们的亲属来收殓尸骸?”
  女首领眯起了眼,握着剑的手上稍微加了点力,于是阿里巴巴脖子上顿时被划出了一道口子:“想得倒是美,我们让你在那里做个标记,然后好通知那帮天杀的突厥卫队来找我们的麻烦,是吗…嗯?怎么回事?”
  原来就在她说话时,她手中的直刃剑接触到了阿里巴巴的血液。这把剑在接触到阿里巴巴的鲜血之后,突然就放出了灿烂的金光。
  女首领顿时便感觉手中一轻。
  只见那把直刃从她的手中腾空而起,高高地飞了起来。
  就在阿里巴巴还在为剑上突然闪起的光芒所震惊的时候,空中的剑又对准了他的头颅,化作一道流光,笔直地插了下来。
  “啊~~”阿里巴巴惊恐得大叫一声,闭上了眼—他要被这把剑开瓢了吗?
  然而并没有。
  闭上眼的阿里巴巴感觉到一道暖流突然从他的脖颈位置直钻而下,随后自己的脊柱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所填满一样,突然间充满了力量。
  直到这时,女首领惊慌的叫声才传了出来:
  “佐勒菲卡尔!我的佐勒菲卡尔!你这个混蛋,你到底做了什么?”
  阿里巴巴茫然地抬起头—他完全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女首领迅速下马,然后扑向阿里巴巴,把他按在了身下的沙地上。
  “混蛋!把我的圣剑还来!”
  她一边这么喊,一边在阿里巴巴的脖颈上摸索了起来。
  圣剑?佐勒菲卡尔?阿里巴巴大脑一片空白,任由这个女首领在他身上**。
  等等,佐勒菲卡尔?
  难道是那把“阿里之后再无勇士,佐勒菲卡尔之后再无名剑”的佐勒菲卡尔吗?那把号称“脊柱剑”的佐勒菲卡尔?
  那可是中东地区人皆传颂的圣剑啊!
  女首领在摸索了片刻,确定佐勒菲卡尔确实是和阿里巴巴合体完成后,终于发出了一声不知是绝望还是愤怒的哀嚎。
  “啊~~你这混蛋!凭什么?!”
  她突然抄起了拳头,对着阿里巴巴的脸上就是重重的一拳打下。
  这一拳势大力沉,阿里巴巴在猝不及防之下如果被这拳轰个结实,那十有八.九会变成重度脑震荡。
  但一面碗状大小的金色光盾出现在了阿里巴巴面前,挡下了女首领的这一拳。
  女首领不但没有消气,反而更加愤怒了。
  她抓起地上的一把黄沙,又对着阿里巴巴丢了过去。
  这把激射而来的黄沙细密异常,然而比这把黄沙更加细密的,就是阿里巴巴身前突然出现的大大小小的金色涟漪。这些沙粒在经过涟漪之后,无力地落在了地上。
  目睹了这一幕的女首领依然不甘心,她径直走向自己的姐妹身边,夺走了她手里的弯刀,然后冲向了阿里巴巴。
  “咦?蒂朵姐姐,你要干什么?”旁边的女马匪连忙上前,想要制止她。
  “我要剁了这个软骨头,取回圣剑!”她怒喝着,挣脱了劝阻她的姐妹。
  “哎!蒂朵!他现在可是圣剑认主了的!”那名女马匪在她的身后喊道。
  “我才不管那些,凭什么?!”
  盛怒之下的女首领用她那如同弹簧般的双腿用力一蹬,推动着她的身体冲向了阿里巴巴,然后对准他的臂膀就是一刀劈下。
  阿里巴巴下意识地举起了胳膊想要格挡,但显然血肉之躯无法挡住钢铁的锐利。
  一道流光闪过,那把直刃剑突兀地出现在了阿里巴巴的手上。
  下意识去格挡的阿里巴巴,不知是运气好还是对方的攻击线路过于明显,这把直刃横在了弯刀的行进路线上。
  兵刃交击的声音并没有响起。
  女首领手中的兵刃在碰到圣剑“佐勒菲卡尔”的那一刹那,就立刻变成了金属粉末,落在了地上。
  用力过猛的女首领反而是再次扑在了阿里巴巴的身上,并且脖颈离圣剑只有不到半寸的距离。两人距离如此之近,甚至近到阿里巴巴能闻到她身上的马膻味。
  场面顿时凝固了。
  阿里巴巴仿佛是压根没有意识到自己控制了四十女大盗集团的首领一般,而是将佐勒菲卡尔收了回来—背上脊柱的位置重新被填满。
  “好吧,首领女士,起来一下好吗?我想要去收殓我同伴的遗骨了!”他说。
  女首领咬牙切齿地瞪着阿里巴巴,仿佛是想要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你麻烦大了,异乡人!”她似乎是在竭力遏制着自己的怒火:“看在圣剑的面上,我允许你去收殓同伴的尸骨,不过你必须要和我们一起走!这件事绝不会就这么完了!”
  ……
  在负责将阿里巴巴捆起来的时候,负责捆绑的小丫头摩尔佳娜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她手头上压根没有能蒙住阿里巴巴眼睛的布料。
  但不蒙是绝对不行的,毕竟她们的藏身所要严格保密。
  只见摩尔佳娜眼睛转了转,凝思片刻后,然后突然想起了一个好主意!
  她将阿里巴巴的头扭了过去。
  “不许看!”她喊道。
  阿里巴巴还没反应过来,眼睛就被不知什么东西蒙了上去。
  他本想发出抗议,但刚张开嘴,嘴就被一团带着奇怪异味的布团堵了起来。
  眼睛被蒙上,嘴被堵上之后,阿里巴巴整个人还被捆了个结结实实,并且丢在了马背上面,此时的他可谓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原本一直在保护他的圣剑似乎并不认为这些行为会危及他的生命,没有再跳出来多管闲事,也不知道佐勒菲卡尔的评判标准到底是什么。
  在收拾好了所有杀人越货而得来的收获后,女马匪们也骑上了自己的马,开始驱赶着驮货的驴马和骆驼离开了现场。
  颠簸的马背让阿里巴巴忍不住想要呕吐,但却又吐不出什么东西—即使是胃里有什么东西,也在方才看到死人时吐了个干干净净。
  他依然不知道前方在等待着自己的到底是什么。
  他原本以为自己只是一个历史下游的普通穿越者,回到了古代的中东而已。
  后来当他发现自己叫阿里巴巴的时候,他也只是吐槽了自己几句,以为只是巧合、没当一回事。但再后来发生的种种事情教育了他,让他明白这里绝不是他所熟知的那个历史、那个世界。
  而现在脊柱剑·佐勒菲卡尔的出现,则是彻底提醒了他—欢迎来到这个平行的异界!。
描述
快速回复

多次回复相同内容视为恶意灌水,必被永久禁言
验证问题:
邮箱前请不要加www.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正确范例123456@gmail.com 正确答案:好的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